My 2015

(一)

还记得 17 岁的夏天,天气很热,太阳很高,蝉叫声却颇为悦耳。彼时高考方结束,脱出牢笼,尽是对未来的憧憬。离开家乡的火车上,思绪随着窗外的风景飞驰,指点江山,挥斥方遒。

而一转身,便是现在,人生的第 25 个年头只剩下一个小时。

头一次感觉到时间汹涌地从身上流淌而过,刻下印痕。我感到自己老了,不复年轻了。我看见自己蹒跚挪动,满脸皱纹;我看见自己蜷作一团,双眼浑浊。

然后我明白了(虽然花了一些时间),这只是梦魇。事实是,我的少年时代真真切切离开了,再也不在了。

自 2014 年始,在 2015 年画上句号。

我,终于成年了。

(二)

这,究竟是喜是忧呢?

若是在此之前的我,必然觉得是忧。我甚至能想象到他会借用菲茨杰拉德的句子来形容:“门已经关上了,太阳也已经下山了,彩霞早已敛尽,只留下了那亘古不变的钢一般灰色的天穹。”

而现在的我,觉得这多半还是喜。

(三)

托梦魇之福,我获得了一种新的能力。我头一次能够让思维跨越时间,能够想象 35 岁的我、甚至于 45 岁的我。这能力说来平淡,却有着莫大的力量——它意味着视野,以及耐心。

另一方面,我愈来愈拜服于逻辑的力量。我相信通过有效的思考,绝大多数事情都能够被影响以及改变——包括自己。我思考过是否有可能建立起一种绝对的理性,我也常常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,“如何才能够更有效的思考?”作为结果,我从 INFJ 变成了 INTJ。

(四)

与此同时,我惊喜地发现,自己的雄心壮志并没有被时间消磨半分,反而愈演愈烈。那个书生意气的 17 岁少年,原来并未离开。

对于未来,我想要的无非是最大限度地了解世界实际上的运转逻辑,以及最大限度地探索人所能够成为的理想形态。

而具体到 2016 年,我希望能够寻得产品与商业间的最大交集。或者毋宁说,自己的审美趣味与外界标准的最大交集。

Post a Comment

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