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2013

0

2014 已经到来。虽然已有那么多的前戏,但当其真正到来,还是觉得突然。

对于如何组织这篇文章,我还未有成熟的想法。过去的一年,足够混沌,无法轻易描绘。而有些事情,则还不到公之于众的时候——这多少令我有些消沉,我还是希望能够做个足够坦诚的人。

就写一些断章吧。

1

其实我早已在构思这篇文章。早在一个月之前,我就被年末的心境所侵蚀,甚至还变得有些忧郁——追忆逝去时光总是如此。

若论成就,或者成长,多少还有一些。去年曾列出技术、团队、市场、哲学、音乐五项,逐一述之。

2

关于技术。

今年真正承担了火花的全部技术工作,包括原先并不熟悉并且也自认兴趣不大的服务端架构。受命于危难之间,彼时服务器问题不少,而业务也正要大步向前。绷紧神经几个月,成果倒也不错。

有意思的事情在于,我因此对技术有了真正的热情。长久以来(这可以追溯到应聘小企鹅公司时),我将产品视作最终目的,而技术只是一种手段。而现在,技术本身也成为目的——或者意义。

为什么呢?这源自对美的探求,我看到了藏在代码里的美——设计、组织、构建。噢,我甚至想要学建筑了。

3

关于团队。

去年夏天曾同时带了五个实习生,并且此前还无带人的经验。结果不言而喻,太过惨烈,不忍直视。今年放慢步子,于是收获一些成功的经验,也构建了信心。

4

关于市场。

依旧不够敏锐,缺乏感觉。 T T

5

关于哲学,零散读了一些,反而产生怀疑。

怀疑我是否真正喜欢哲学。我爱尼采,可尼采并不是个典型的哲学家——他更像个艺术家。

经院派哲学再如何高屋建瓴,又有何价值呢?一位法国作家曾说,『哲学很容易战胜过去与未来的罪恶,却轻易败给现在的罪恶』。

我希望能发展出一种哲学,战胜我现在的罪恶。

6

关于音乐。

年度最开心成便是学会小提琴。虽说学会,就是入门的水准,能够拉一些简单的曲子。但这也足够让我欣欣然。

还记得领悟到如何灵活控制琴弓的瞬间——要诀在于不要试图控制琴弓,让手臂跟随琴弓的节奏,琴弓自然会翩翩起舞——那一刻的喜悦,觉得人生的意义也不过就是如此。

7

大体就是如此。可当我谈论 2013 年时,这并不是我最想要谈论的。我关心的是更为本质、更为内在的变化。

8

让我们谈一谈『可能性』。

对于可能性,我是疯狂迷恋的。我希望自己始终是尚未定型的,始终拥有最大限度的可能。关于这一点,在过往的许多文章,都有强烈的表达,譬如《从未见过如此热爱生命的人》、《尚未完成的人》,以及《未选择的路》。

这种渴求,自去年年末,发展到病态的程度。面临未来,我倾向于选择虚无。因为选择了具体的事物,就意味着放弃其它,将自己局限。越是虚无,越蕴含最大的可能性。对于过去,我满怀恐惧,过去就意味着失去。

而在今年,这种虚无主义的倾向终于得到遏制。就好像最高级的想象力都是不自由的,最高级的可能性必然也是不自由的。对于过去,虽不能避免眷恋,但也能坦然对之。面临未来,也能够昂首前进。

9

我始终以少年自居,旨在少年锐气,以及意气。可未免固步自封,就坦然接受成长吧!

明年是第二个本命年,并且我的生命也将发生一些永恒而迷人的改变。就用这具有独特意义的一年,与我的少年时代作别。

10

坦诚而言,我浪费的时间与机会实在太多。简直要觉得羞愧。

2014 的信条很简单,Deliberate Practice。

一年以后再回首,关键词会是技术、产品、团队、英文、火花,以及生活。

– EOF –

Post a Comment

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*